首页> 书库> 墨舞碧歌

墨舞碧歌资料

墨舞碧歌作品数量:3部

暂时还没有相关资料哦~

墨舞碧歌作品合集

  • 路从今夜白 更新时间:2017-06-07

    简介:路从今夜白2(即将出版): 从173节开始,全新的故事,没有看前文的亲可从这里开看。 一场有心人设计的真心话、大冒险,把两个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男女拉扯到一起。 啊?这个在校园祭中拿下画,程式,柔道,剑道四项大赛冠军的英俊男人是她的眼镜书呆男友?? 啊?他有前科vs追他的女生一箩筐?? 啊?他还是亿万资产的家族继承人?? 她不把这个优质男人追到手就太对不起自己了!! 假如,爱有天意。 当她遇上冷酷的情人,那藏匿在G大的天才...是她把他钓到手还是他反将她一军? 美丽的G大,张扬的青春,所有浪漫甜蜜所有撕心裂肺所有霸道掠夺从明媚的四月拉开帷幕……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和首席社长谈谈情I——路从今夜白(已出版): 题记:任世事沧海,时间桑田,我的天下独你无双。 所有的幸福都是一样,而不幸却迥异。爱情亦然。500对情人,就有1000/2种风情,不一而足。 可是,千帆过尽,这个世上,是不是真有着这样一个人,你,非她不可? 时光飞渡,他与她毕业已数载,可是关于他们的故事,却始终在G大校园静静流传,划破夜空,穿过流年。版本迥异,亦不一而足。 然而,有一点可考据的是,平凡的她当年负了被称为美术系天才的他,而他,却用情若斯,为她几乎葬身火海,为她放弃保荐外国深造的机会。 数年后,狭路相逢,他事业大成,携手新欢,笑看红尘。 她亦笑得云淡风清。 只是,无人知晓,露珠从分离那夜就开始泛白,而她的思念亦早已在彼时泛滥成灾—— 沧海锁蝴蝶。是不是,蝴蝶终究飞不过沧海? 还是,蝴蝶原不必飞过沧海。我破茧成蝶,不为重生磐涅,亦不必飞渡沧海,只求曾与你相遇。哪怕翅断命折,溺死在你的怀。 * 首席群:10676389(P.S.谢谢群主提供的群,已满,抱歉不再另设新群,偶有空位,大家可试加)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歌的系列文:万年云苍大陆列国志: 之一西凉篇:《再生缘:我的温柔暴君》如果爱,请深爱,一生一次一个人 之二东陵篇:《非我倾城:王爷要休妃》也许爱到深处,就像从没爱过一样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歌的完结文:喜欢腹黑深情男主的亲可以到偶家坐坐。情深,和你走过的时光有笑有泪,疼痛仍美丽。因为,那个人是你…… * 《再生缘:我的温柔暴君》 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01358/ 出版名《再生缘:我的温柔暴君》(内附琳琅无霜全新番外+签名书签+精美地图+Q版人物档案+同名广播剧歌曲三首)由悦读纪出版,全三册,将于九月二十号之后全国上市) 两本新书筒子们都可以在全国各大书店或当当网购买,谢谢支持!建议购买渠道:六五折当当网购。旧文新文一切动态将在网站页面或微博公告,有兴趣的筒子敬请留意。

  • 刻骨情仇:狠厉暴君要休妃 更新时间:2018-05-18

    简介:那一年,他是武帝连玉亲点的首届状元,侍君为民,清正出色; 那一年,他宫宴醉卧他身边,枕帝袖眠,武帝撕袖而起早朝; 那一年,他被揭发为逆臣之后,武帝连驳十八道重臣谏折,赦他死罪; * 后来,女子顾双城乔装考试,获封第二届状元; 后来,双城被赐妃,惊艳天下; 后来,他以剧毒谋害武帝宠妃双城,虽未遂,武帝盛怒,令乱棒将他活活杖至断气。 * 后来,尚宫局四名最高执事女官深夜被密诏至金銮殿,任务竟是为他入殓。时至,众女官惊恐发现,銮座上仅一具女尸静陈,口含玉石,身披武帝八爪金龙大袍,“他”竟是女子…… —— 如果你的仇敌是最睿智狠厉的皇帝,如何才能让他痛,夺他心头最爱?可为何最终却自己先罢了手,君王又可曾痛过一分?如果心怀天下,绣织大好河山又岂止男子独为?大隐隐于朝,全新演绎一曲女驸马、女子从政的千古传奇! —— 那啥,简介其实木写完,实在不会写,大家直接看文吧。。这版简介是以皇帝连玉的角度来写的,还有冷血,霍长安,李兆廷,权非同的角度木写,内情很多,各种身世身份,最刻骨铭心的情仇,最激烈的朝廷后宫之争,左侧的“良人”问题选项一直有效。

  • 再生缘:我的温柔暴君(全… 更新时间:2018-01-29

    简介:他是西凉国传说中最奇谋睿智,果敢狠辣的王。 传说,他曾让一个女子三千宠爱集一身,羡煞天下人; 传说,他曾为她一天里斩杀百人,将宫殿染成炼狱; 传说中,他最终却赐了此女腰斩之刑…… 他一生只有一个子嗣,孩子母亲身份不明。 会是那名女子为他生的子息吗? 她真的就这样死去了? 她到底是王心尖上的人,抑或由始至终只是他政坛上的一颗棋? 后世传说纷纭。 ****** 有人试着从史官的笔下找一点关于这位皇妃的记载,最后只在野史中翻到片言只语。 《野史》 婢:王,猫儿把娘娘抓伤了。 王(抿了口茶):嗯,阉了。 婢:王,楼里钟鼓掉下,惊了娘娘。 王(奏章堆抬头):嗯,烧了。 婢:王,xx妃冒犯了娘娘。 王(想了想):嗯,废了。 婢:太后娘娘要杀娘娘。 王(挥挥手):嗯,扔了。 太监:王,那是您的娘。 事实上,从她踏进历史的那一步起,就是一个无人能解的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