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书库> jiangze214

jiangze214资料

jiangze214作品数量:3部

暂时还没有相关资料哦~

jiangze214作品合集

  • 欠你一段情 更新时间:2018-08-12

    简介: 九月,阳光穿透云层徐徐洒落,大地一片暖烘烘的景色。
      燕翎快乐的骑着脚踏车,享受阳光的温暖。突然,有人从背后冲撞她一下,她和脚踏车分别跌落在两个地方。
      她先是面朝下的姿态躺了二分钟,然后气冲冲的站了起来。
      “你会不会骑车啊?”她生气的喊出这句话。
      丁子韩望着眼前这位女孩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      她穿着一件白色套头毛线衫配一件黑色贴身牛仔裤,身高约一百六十五公分,感觉身材非常纤细。
      她有一个细致的瓜子脸,一双水灵闪亮的大眼睛,两道细眉如月,高挺的鼻子,小巧珠润的嘴,白皙的皮肤;一头中分到腰的长发,黑亮如缎,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孩。
      不过现在这女孩挑高着眉,正用手指着他的鼻子,两颊胀得气鼓鼓的看着他。
      “小姐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丁子韩用充满歉意的表情对她说。
      “如果你被砍一刀后,对方说不是故意的,那你怎么办?”
      “请问一下,这是脑筋急转弯吗?”丁子韩小声的问。
      “你听不懂吗?那这样好了,你骑我的脚踏车,让我撞一下好了。”
      丁子韩露出吃惊的表情,他用乞求的声音说:“小姐,真的很对不起,不然,我赔你医药费好了。”
      他赔罪的语气很中肯,燕翎的个性不会得理不饶人,她睨了他一眼,看他非常有诚意的样子,气也消了一半。
      “你骑这么快,在急什么?”
      “对不起,因为我要到大专院校教课,时间快来不及了。”
      燕翎听他这么说,想了一下说:“好啦!算了!下回小心点。”

  • 天使之爱 更新时间:2018-08-12

    简介:尚均表手指指向西边,正好是太阳下山的方向。此时乌云刚刚散去,一朵朵血红色的云朵出现在空中,落日的余晖将整片天空都染红了。
    “终日不见的太阳,现在终于在西方出现了,正好赶上了他落日的时刻。”尚均表喃喃的说道。
    玄舞一脸惊讶的看着尚均表,嘴巴张的大大的,却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    “其实这个我早就计算过了,所以才会花那么多钱请那么多天文学家做出预测。本来是打算帮主紫乔云的,没想到你自己撞上了。“尚均表一脸坏坏的看着玄舞,脸上一脸得意。
    玄舞心中十分感动,没想到尚均表的心思这么细腻。趁着尚均表冷不及防之际,一拳就向他肚子打去。
    尚均表立刻捂着肚子叫痛,但是下一刻,玄舞直接抱着尚均表,主动吻上了尚均表的唇,两人顿时迷失在这甜蜜的吻中。
    也许以后他们两人依然会吵吵闹闹,拳来脚去的,但是这就是他们两人对彼此的表达方式。不管以后如何,至少这一刻,他们俩很幸福,当然,还有深情相拥的紫乔云和权筱柔……


  • 我的旅途 更新时间:2018-08-12

    简介:天还未大亮,东边的山巅抹了几笔鱼肚色。临秋赶在早起的人出门前先一步走出了见水镇的城门,几番回首,却未曾停下脚步,昨儿个夜里,她一夜未合眼,已经盘算好了一打早出门该往何处去。
      临秋肩上背着行李袋,手中拎着旅行包,像一位准备远游的旅人,把所有的眷恋与旧情都留在见水镇,只带着一颗刻着伤痕的心,一迳地往西北方而去。
      她一度打算往东北方向走,在文明繁华的世界找一个栖身之所,但一想到思晨和慕雪即将在遥远的东北方展开另一阶段的人生,不觉地打消了念头,于是,她选择了西北方,找寻一片古朴原始的天地,一方心灵的净土。
      搭上第一班往楚雄市的巴士,蜿蜒的山路一寸一寸地把临秋带离那个躲在连绵山峦中的小镇,带出二十五个寒暑刻画的记忆围城,所有的一切就这样逐渐地远离;幼年时的天真纯洁,青春芳华的梦幻情愁;父母亲恩的山高水长,街头巷尾的流言蜚语;如疾风吹过的婚约空谈,如浮云飘散的儿女缠绵,一点一滴地尽付于车轮扬起的尘灰中!
      临秋从旅行包中掏出一条手帕,靠近鼻尖吸嗅着,淡淡的烟草味直扑胸臆,她屏息着不忍呼吸,怕一用力呼吸,这熟悉的味道就会在空气中散逸。这是大雨滂沱的那一天慕云帮她拭去脸上雨水的手帕,她一直留在身边,舍不得清洗,因为上面留有慕云的味道。
      出走最大的遗憾,除了对父母的歉意之外,就只有对慕云的不舍了!她不明白是怎样的心理作祟,让她宁可舍弃已经来到门前敲门的幸福,也许是被遗弃的失落斵伤了好强的自尊,而把它强说为令父母蒙羞而出走!这个可笑的理由,竟然可以使她割舍和慕云的一段情,孰是孰非?孰轻孰重?山路两旁旖旎的景色模糊了,湿蒙蒙的,是临秋的眼睛湿了!
      坐了大半天的车,终于到了楚雄市,这里不是目的地,只是个路过的地方。临秋的出走,并未设定终点站,只有一条往西北方向的路线,她好比一个被放逐的犯人,流放于渺茫的穹苍下,没有落脚的地方,却又处处皆可栖宿。
      临秋在楚雄市随便吃了点东西,在市区绕了一回,没有特别吸引她的地方,又继续往西北方前进。这次她选择由楚雄北边的水路而行,混杂在观光客中,乘着搭载观光客的小轮,溯着长江的支流而上。客轮在时而缓流,时而急湍的江河上行走,全然新鲜的经验,令人觉得心神畅快。
      “小姐,第一次搭船吗?”一个三十来岁,皮肤黝黑,身量中等的的男子坐在船尾向临秋搭讪。